封面/头像自摄自修

mxtx相关已退,去留随意。

破写字的,瞎修图的,胡拍照的,乱剪辑的。
黄暴俗腻的糖罐博主,慎关。

lof很少上,微博刷屏狗@灯雨

既无赫里,亦无灯雨。

[猿美/伏八]直觉


△ 您认为人的直觉可靠吗?

- 猿比古和美咲都很可爱

- 放了很久的存货,一个小脑洞

 
要被自动售货机气疯了。可乐以一个奇怪的角度卡死在了出口处下不来,想把手伸进去又够不到,按退币又退不出来,之后又抱着侥幸的心态投了一次币,按下了葡萄味的汽水,希望可以把可乐从奇怪的角度砸下来,而令人更加愤怒的事情来了——葡萄汽水不仅没把可乐砸下来,连带着自己也卡在了售货机里面。
 
  
 
“破机器把我的钱还回来啊!”心情暴躁的人此时正蹲在地上,一手仍在吃力地在出口出伸向机器里,另一只手则十分不爽地锤得自动售货机砰砰作响。
 
“美咲你……已经穷到要毁坏自动售货机来拿饮料了?要不要我拿工资直接买几台机器放家里啊……”伏见的声音幽幽地从边上飘过来,语调里面的半挑衅半同情——『之前,看着对面差点因为拿着猫的内裤而被垃圾桶制裁的人,连名字都没喊了,“八田……想不到多年的童贞居然让你堕落至此……”』……似曾相识的大写的丢人。
 
“哇啊!”八田猛地跳到一边,紧紧扶着售货机蹲住才没有倒地,“怎么突然出现在这啊公务员都这么闲的吗!还有啊是这混蛋机器卡住了……才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的!”
 
“吵死了,废物的部下今天终于没给添乱就提前下班了。”同时刻的办公室内道明寺正顶着伏见猿比古阴沉的眼神给他留下的阴影,被囚禁在淡岛副长所谓“加班补餐”的两盘堆得高高的红豆泥正中央,瑟瑟发抖地重写着进度只有1/4的报告。
 
 “哦哦,那你今天还真是难得的空闲。”
 
他扫了一眼终端,顺手把蹲在地上的人直直揪了起来拖向公寓的方向,“快走了,都以为你是要砸碎售货机的流浪汉了。”
 
“不要拽我!笨蛋!”
 
“你才是吧笨蛋。这才不到四点打工就下班了?”
 
“店长今天没去接孩子,就待在店里了,事情也不多就放我早走了。”然后又一副凶起来的样子挥了挥拳头提高嗓门,“切,回家的路上买瓶饮料还被售货机给耍了,真是倒霉!”
 
“猿比古,”转而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点子,把售货机的糟心事给丢的一干二净,手猛地往对方肩膀上一搭,嘿嘿笑了笑,“呐,反正明天休息日,要不别窝在家里了?我上周还领了奖金呐,要不咱们出去走走吧!”
 
  
 
  
“嗯?可以啊,等下,”伏见爽快的答应了提议,随即看见前面的又一个自动售货机。
 
一瓶可乐的碳酸在两个人的舌尖轻轻爆裂又跳起舞步,与比糖果更能甜到心尖的恋爱的味道混合到一起,在人行道旁叶影间漏下的片片日光间弥散开来,揉了揉他的头发把人揽了过来。
 
  
“喂大街上……”
 
“哈?”
 
稍作挣扎就看见对方突然写在了脸上的不情愿,八田红了红脸,也没再说什么。
 
“先回家吧,再想想去哪。”
 
 
 

 
小心地锁上了公寓的门。菠萝挂件的钥匙被仔细收好在了小旅行箱的小夹层,同样齿纹的另一把钥匙则安静躺在伏见的口袋里,被挂上了看起来和本人气息颇为不符的拼豆挂件,当然理由是,挂件是恋人被萌化后的形象。
 
现在的这个家里的一切,被偷也无所谓的东西一个也没有――不,比起那时更过分,地板上的一粒灰尘被别人多看一眼,都是无法忍受的事情。
去海边之前,好好地给这个家锁上门。
 
 
 - 
 
“诶?”
 
“……嗯?”
 
“好久不见啊猿比古。”
 
“啧……并不想和你在这打起来,现在就算杀了我也没有那种可笑的点数拿了吧。”
 
伏见转过头去重新望着海的方向躺回椅上――这小鬼居然还活着。算了怎样都好,总之千万别在难得的休息日里添乱。
 
五条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沙滩上支起的许多伞因为阳光充足而显得色彩鲜明,堆着梦中城堡的一群孩子时不时从旁边捧起一把沙向上边抛边笑,云朵看上去像有丝绸一样细腻的触感,夹带着多彩的贝壳碎屑,细小又连续不断的浪花把因清澈而显现出透亮淡蓝色的海水一层层温柔细致地推向岸边。

 

“你在看什么?”

 

“如果想要叙旧或者闲聊的话你找错人了,小鬼还是更应该去堆个适合小学生的童话王国城堡。”

 

“喂,你这是想要PK吗?”五条被伏见投过来的不善的目光打断了疑惑的眼神,于是站在一边抱着手臂,表情略带挑衅。

 

眼皮都没抬一下的人回以一声兴致缺缺的冷笑,“无聊。”

 

 

 

“猿比古!”

 

五条没听清声音的来源。但是看到伏见突然坐直了身子,所面向的方向依然是之前他在躺椅上所望着的方向。

奔跑的人影近了——啊,是这家伙。

远处的人顶着一头橘色的不知是被汗水还是海水微微打湿的头发,是那个吠舞罗的八咫乌。当时悬赏点数比猿比古少了一千点的那个。对哦,少一千?难不成因为是个矮子?

 

“美咲?”

 

“在沙滩那边捡到的。”

 

伏见的视线盯住对面的人右手中端起来的一只海龟,龟壳看起来似乎有些缺少光泽。深棕色的脑袋只留了一点在外,其它的部分包括尾巴和四肢全都缩进了壳里。

 

五秒完全沉默的气氛后,休假的公务员突然毫不客气地拎起这只动也不动的海龟,牵着人收拾了背包,看了眼手表,如果以每秒0.8米的速度走路的话还赶得上最后一班去市中心的车。

毕竟自家车子前不久被某个玩滑板的人跃跃欲试导致撞了栏杆,好在人没事,不过发动机还是出了些大状况,仍然躺在修理厂。
 
  
 
?!
 
  
 
五条须久那一脸疑惑。
 
 
八田美咲看了他一眼,一手抱着海龟一手扯着伏见猿比古的臂弯。回头说道,“我和猿比古还有事,卖鱼缸的地方应该还没关门。回见啦!”
 
 
始终未发话的伏见微微睁大了眼睛,嘴角是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
 
 
 
笨蛋的直觉还挺准的。他说。
 
   
橙色头发的人哼了一声,难得没和他斗嘴。心情甚好地一起去等车了。

[END]


评论
热度(44)

© 火丁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