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头像自摄自修

mxtx相关已退,去留随意。

破写字的,瞎修图的,胡拍照的,乱剪辑的。
黄暴俗腻的糖罐博主,慎关。

lof很少上,微博刷屏狗@灯雨

既无赫里,亦无灯雨。

[记]

完美无缺的神和虔诚不忍染指的信徒,真的适合薛晓薛吗。你是觉得晓星尘与尘世情仇无半分牵念,还是觉得薛洋足够虔诚呢。
还有,讨糖和给糖的情节。我对原著的印象里,薛洋是没有过主动黏着晓星尘耍赖着讨糖吃的场景的。“薛洋对此既无感谢表示,也无拒绝意味。”他心里含着许许多多不知名的情绪,在义庄之时却没表现出半分。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道长的至纯至善和洁身自好不意味着心底只有大爱没有私情。心若磐石没错,晓星尘这样好的人,身在风水险恶之义城,目不能视,也依旧未改对世间的宽容与善爱。可心若磐石又不是铁石心肠。明月清风也是人,仙风道骨也有情,也会动心。我把这句话自己一直想说的话写进了《姓名》――我一直认为,到最后他崩溃地选择了自刎,两个最大的原因,一是无法接受与心中之道背道而驰的手染无辜血的自己,二是无法接受对薛洋两年来不加防备反而信赖与欣瑜的自己。接受不了这样的自己,所以提起剑来杀的不是别人,是自己。这样意识里巨大的冲击下,对另一个人的仇恨显然是还来不及往脑子里放的。这也是为什么他没去提剑红着眼杀向薛洋――恐怕他当时的状况是根本没有脑容量去思考凶尸宋岚会为操纵者保驾护航这个事实,他甚至没有脑容量去思考这个仇人。

还有,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在我自己的理解中,墨香铜臭这个篇名起得真的太好了,每次想到这里心都是热的。我始终觉得原著篇名《草木》说的其实不只是薛洋,而是他们两个人。明月清风又怎样,难道就不会对那个时常撒娇说笑日夜与自己为伴的无名少年心生信任与欢喜吗。

而薛洋呢,虔诚这种东西在他身上最多只会闪上一瞬间,下一秒说不准就会在心里发狠地立下破罐破摔要把这束光完全吞进自己肚子里的念头。他总是动不动就盯着晓星尘看,在思考什么呢,或许在思考这个人为什么都没了眼睛都窝在这样一个破义庄了还总能心怀悯善,或许在思考在这个人心里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样位置,或许在思考这么好骗的家伙以后真能活下去不叫世道险恶害死吗。

碎碎念,随心情删。

赶作业去了。

 
评论(26)
热度(79)

© 火丁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