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头像自摄自修

mxtx相关已退,去留随意。

破写字的,瞎修图的,胡拍照的,乱剪辑的。
黄暴俗腻的糖罐博主,慎关。

lof很少上,微博刷屏狗@灯雨

既无赫里,亦无灯雨。

或许大概有可能

真实存在的爱情:我和晋元🔒了。

语言匮乏,除了啊啊啊之外只会说一句话:真他妈可爱!!而且,这个大可爱是我的!

密涅瓦的猫头元:

【那一天 晋元终于对自己下了手...】
【大美x丁丁,元旦说这叫晋雨,我想叫美丁(...?)】@火丁雨 
【都是我编的∠( ᐛ 」∠)_】


我应该叫她学姐,毕竟大我四级,代沟断裂下陷形成贝加尔湖。
四个年级卡得可真是尴尬。
我在“啦啦啦啦啦啦黑猫警长”的时候,她已经搬着小板凳抱半拉西瓜看古装电视剧了。
我在幼儿园左配长虹剑右别冰魄剑,一人分饰七角表演七剑合并的时候,她已经在小学配着红领巾做国旗下讲话了。
我刚带上红领巾她已经张罗着小升初备考了,我和其他腿很短的小朋友在操场一侧做全国中小学生广播体操雏鹰起飞,她在很多很多个班级隔开的另一端,周围的高年级学生能把我衬托成霍比特人。
后来她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毕业了,我六年没换的班主任在后四年把她的名字挂在黑板上。
我学了个新词叫:“楷模。”
老师说我是全班识字最慢的小朋友。就像是建国初期翘夜校总也拿不到识字证书的鄂西北老农民。
“楷模”是我学过最复杂的词汇,拗住我舌头很久,还有她的名字,我舌头捋不直。
所以我简短地叫她丁丁。不是《丁丁历险记》里那个丁丁,她头发比他多,也不是金黄色。

我小学毕业考之前她来校门口看我,她已经考上高中了,是我周围同辈里学历最高的。
她把一瓶冰汽水从校门口的铁栏杆缝里递给我:“你要好好学习,不要偷看漫画书。”
我说你小升初考试之前三天都是凌晨三点睡,阿姨说的。
她说她复习来着。
我觉得她骗我,把汽水抢了就跑,边跑边哇啦哇啦地叫,模仿印第安人。

我上的初中她以前呆过,校门口糊的大红喜报已经挂了一年多,饱经风霜,倒是能辨认出她的名字。
明明每天路过她家能听见窗户缝里漏出来的八点档电视剧叽里咕噜的响动和她尖叫鸡一般的笑声,难不成是定了凌晨三点的闹钟起来刷题。
一定是这样。
后来她说她每天晚上偷偷窝在被子里玩手机,还要在父母发现之前把一切收拾妥当。
我还是觉得不对味,肯定是骗我,学习来着。
不然我就嫉妒疯了。

我中考考场在她的母校,她那时候已经毕业上大学去了。她在外地,提前一天给我发了中考应援段视频,很直男的拍照角度,我毫不犹豫地笑出鸭子叫,还录了音频发给她。

我说我有点想考她的母校。
她说你再不去复习就有点悬,很利落地撇下我就下线了。
我瞠目结舌,姐姐你不爱我了,快快快回来陪我聊个五毛钱的。
电话那头说嘟嘟嘟。
我只好乖乖去复习,与化学复习资料打斗。

没想到真的考上她母校了。她没告诉我那所高中的食堂如此丧尽天良,逼得我天天越狱去外头下馆子。
没钱了就流里流气地捏着嗓子给她打电话:“歪,这个手机的主人被我绑架辽,微信转20给我,不然我就把晋大美挂国旗杆顶上,让她在上头迎风飘扬三天。”
她说:“20块有点廉价。”
......可是晋大美本人觉得这个估价很现实,撑死25,双十一还能打八折包邮。
我那天如愿以偿地吃到了学校门口的羊肉小面,花了16块。

再后来,忘了是哪一天。
我搬了凳子坐在阳台上,是农历十五,月光很软,像是落在手背上的一个亲吻。
我给她打电话:“如果生在同一个城市会不会是这样?”

或许,大概,有可能。


(i蛋粮会有的!)

评论(6)
热度(56)
  1. 火丁雨密涅瓦的猫头元 转载了此文字
    真实存在的爱情:我和晋元🔒了。 语言匮乏,除了啊啊啊之外只会说一句话:真他妈可爱!!而且,这个大可...

© 火丁雨 | Powered by LOFTER